首页
包子小说
找书  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50章 林俊峰和了尘老道夜谈(下)

    林俊峰一见这了尘老道脸上出现了悲伤的神色,他不由得就是一愣神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仙长,我也早看出来了,你这个人肯定是有故事的人,你这个人之所以出家,恐怕家里出现了重大的变故了吧?

    如果你们家没有出现重大变故的话,我相信你不会出家吧。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听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我说林施主,看起来你这个人还聪明异常呀。

    你说人生活得好好的,你说谁又愿意离家当道士呢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人如果不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,那是不会走进这道观里边来的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贫道我年轻的时候也家趁人值,只是家庭后来出现了重大的变故,贫道我才被迫走上这条不归路了。

    唉,那都是几十年以前的事儿了,现在还提他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我看咱们还是睡觉吧!

    一切事情就都让它过去吧。

    反正人生如梦,转眼就是百年呀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我也老了,我现在也不想回忆以前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了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一旦想起以前贫道我的家庭来,我就忍不住地落泪呀。

    我看咱们还是睡觉吧,咱们就别再谈论这些让我伤心的往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林俊峰听这个老道这么一说,他也就只好挨着这个老道睡了下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早晨,林俊峰和这个老道两个人都早早地起来了,林俊峰在院子里练习拳脚功夫。

    了尘道长走进厨房里做早饭去了,等到太阳快要升起来的时候,了因老道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远处看着林俊峰练习拳脚功夫,看了许久,他才终于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我说林施主,看起来你这拳脚功夫练的还真不错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你这功夫是跟着谁学的呢?”

    林俊峰听了笑呵呵地说:“这还用问吗?自然是两年前我跟着马老爷学的。

    我说老仙长,怎么这么早你就起来了呢?”

    了因道长听了一阵苦笑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我说小施主,我们这道观里现在已经没有多少米面了,等一会儿吃了饭,我还要领着靖缘化缘去呢。

    如果我们不出去化缘的话,恐怕后天我们这白云观里就断了顿儿了。

    我们出家之人吃的是百家之饭,如果我们不外出化缘的话,恐怕我们三个人都得要饿死呀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我们这些出家之人生活也非常的艰难呀。

    唉,这可真是没有办法呀。

    现在是青黄不接的时候,外出化缘要点儿东西那还真不容易呀。”

    林俊峰心中明白,所谓外出化缘,那跟要饭是没有什么多大的区别的。

    如果这观里香烟不太兴旺的话,那就只好外出化缘度日子了,看起来这三个老道也够贫穷的了。

    林俊峰练完了武艺立刻就停了下来,他站在那里跟了因老道聊起了天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因师父,请问你的原籍是哪里人氏呢?

    我听你的口音不像我们当地人氏。”

    那了因听了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贫道我的确不是你们这山西人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贫道我是川蜀人氏,由于家里非常贫穷,我十几岁要饭跑到你们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我的老师父见我流落街头可怜,因此,他就劝我出家了。

    唉,这都是好几十年以前的事情了,现在说起这个事儿来还真让人伤心呀。

    我说小子,你不会是家里没有饭吃,也跑到我们这白云观里混饭吃来了吧?

    你如果有这个想法的话,我看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!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我们这个道观里香火并不怎么兴旺,我们这个白云观里现在根本就养不活一个闲人呀。

    依照贫道我的意思,我看你还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吧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贫道我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人在这道观里生活的都如此艰难,你说我们这里又有什么能力收留你呢?”

    林俊峰听了呵呵一笑,他也没有争辩什么。

    时间不算太大,了尘老道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老道高声对自己的师弟说:“无量天尊,我说师弟,赶紧到厨房里吃饭去吧。

    吃了饭,我还有点活儿要跟你们说呢。

    我说林施主,你也进屋吃饭去吧。

    哎呦呵,也不知道靖缘那小子怎么还不出来呢,这个臭小子也太懒惰了吧。

    我看我还是过去叫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了尘刚要去叫他那个徒弟去,谁料想他那个徒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师父,你不用去叫我了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我早就起来了呢。

    我坐在屋子里静等着吃早饭呢,吃了早饭我们好化缘去呀。

    这如果不化缘去的话,恐怕再有两天咱们这道观里也就真正没有吃的了。

    民以食为天,如果没有吃的那可受不了呀。

    现在还是正月呢,在这个时候如果断了炊的话,那可不行呀呢。

    就是那些山上的野菜,现在还没有从地底下钻出来呢?

    如果咱们这道观里断了吃的的话,那恐怕咱们三个人得饿死呀。”

    了尘老道听了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就别再抱怨什么了,赶紧随着我吃饭去吧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吃了饭我还有事儿给你们两个人吩咐呢。”

    小老道听自己的师父这么一说,他也就不再吱声儿了。

    四个人走进厨房里,只见了尘老道已经把早饭给他们盛好了。

    这早饭是熬的小米粥,另外桌子上就是一盘儿小咸菜了。

    四个人趴着桌子一边吃饭,了因老道开始问自己的师兄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师兄,到底是什么事儿呢?你现在能不能跟我说一说呢?”

    了尘道长听了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吃了饭你们两个人先把咱们以前盛米面的那个屋子收拾收拾吧!

    那个屋子里不是有几一个大缸吗?

    你们两个人把它们从屋子里弄出来晒一晒。

    那个屋子里现在已经盛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你们把那些东西拾掇拾掇吧,然后把那些东西放到其他的屋子里去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