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包子小说
找书  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章 落难

    每逢十五,叶良辰就喜欢对着戒指絮絮叨叨,表达自己对母亲的思念。

    “娘,爹已经抬了第十八个小妾进府了……”

    待在空间里的温纱凋点点头,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。她每天都得被迫听叶良辰唠嗑。听他说他心里的故事,接收他苦闷的情绪。

    叶良辰绘声绘色讲述自己的不幸,温纱凋也觉得这男主也有他值得同情的一面。

    现在还没到原文的爽点剧情。主角还会更惨,比如先遭遇众叛亲离,再有栽赃陷害等剧情。好像只有啪啪打脸,才能展示什么叫莫欺少年穷。

    叶良辰长期戴着戒指,让温纱凋找不到篓子钻出去,待在男主身边压制还是挺大的。

    古人云:以不变应万变。所以,她准备只能多苟几天了。

    这日,叶良辰邀请了一位长相俊白的兄弟,在留香楼唠嗑喝酒。

    纸醉金迷,在酒精的作用下,叶良辰竟然觉得自己兄弟竟然如此貌美,这么想着,他的手竟然悄悄地握上了对方的手。

    韩小小面色酡红,几碗酒水下肚,有点晕乎乎的,但被叶良辰一摸,立马惊醒并且推开了他的手,心里惊恐万分。

    我拿你当兄弟,你竟然对我有意思!

    “叶兄,我先走一步了。改日再聚!”韩小小扔下手里的酒壶,就跑了。

    叶良辰被打断,甩了甩头,酒也醒了一点,暗自嘀咕:刚才摸了什么?

    见到自己兄弟告辞了,叶良辰脚步虚浮走出留香楼。

    一出门,他被留香楼门口一群乞丐围上。

    “大爷,行行好,赏点吃的吧。”一乞丐捧着小破碗哆哆嗦嗦。

    一乞丐直接上手拉着叶良辰的衣袍,“大爷,我已经好多天没吃饭了,救救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救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又馊又难闻,叶良辰简直被乞丐的臭气熏死了。他好像碰见瘟疫一样,急急忙忙从钱袋里掏出一把铜钱,如天女散花般抛到不远处。

    乞丐见了,一哄而上,争夺这些铜钱。

    叶良辰高高在上站着门口,像看笑话一般看着一群乞丐为几文钱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“好像狗抢食啊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会就觉得无趣了,便想走,结果踩到个东西绊了一跤。

    本就脚步虚浮的叶良辰此时狠狠地摔了一下,好似要粉身碎骨一般。他骂骂咧咧地起身,而戒指里的温纱凋听见了叶良辰干得缺德事,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“现世报来得真快。”温纱凋竖起耳朵听后续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!挡本大爷的去路!”叶良辰回头一看,竟然是一只趴在地上的黑色小狗。

    他气愤地上前,朝狗的肚子踢了一脚,骂道:“死狗挡道。”

    被踢的小黑狗嗷叫了一声,声音虚虚弱弱的。

    凭借自己年纪小又矮的优势,瘦猴从乞丐堆里,抢到几文钱,正十分兴奋,心里想着可以和小白好好吃一顿了。

    手里紧紧拽着几文钱的瘦猴看到叶良辰如此对待自己的朋友小白,刚抢到钱的喜悦顿时消失,犹如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股戾气充满脑海,他跑过去轻轻抱起小白,仔细检查它有没有事。一番检查下来发现小白的前腿断了。

    小白见到自己主人,轻轻呜咽了一声,似乎在安慰他。

    瘦猴紧紧咬着牙根,目眦欲裂,极其凶狠地盯着叶良辰的背影,如果眼神能杀人,叶良辰已经被抽筋拔骨了。

    虽然年纪小,但瘦猴当乞丐流浪了几年,心智十分成熟。

    最后理智还是占据上风,他深知自己此时没办法对付对方,但此仇他记住了。

    能在城区当乞丐,并且养了条狗,年纪小小瘦猴可不简单。刚来时,几个小乞丐以欺负他为乐,隔几天那些乞丐就莫名其妙浑身流脓,毒发身亡。

    这可吓坏了其他乞丐,了解情况的乞丐都不敢对瘦猴怎么样,因为他过于狠厉。

    抱着小白,瘦猴打算用自己所有的钱,去给它医治。即使他已经饿了好几天,腹中似有火烧一般。

    小白在他怀里拱了拱,瘦猴用手抚摸安慰它,“你乖一点,我带你去看大夫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近日,晋安城内暗波汹涌。某处小院里,聚着三个练气修士,他们在讨论最近他们听到的一个传闻。

    “想必各位也听说了,这晋安叶家有重宝一事,不知各位有何看法?”一位身穿黄袍的中年修士道。

    一黑袍老者捋捋自己的白须,“我觉得此事并非空穴来风,找人去这叶家探了探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?我听说这叶家早些年还是个普通人家,不过十几年,它就成了晋安的第一大户。此事不可不说蹊跷啊。”一年老妇人说出了自己的听闻。

    不要问为什么,问就是主角光环和主角气运。

    “明日,我们三人就上这叶家一探,此事关系到我们的仙途,还望各位小心谨慎一些。”黄袍目露慎重看了看另外两人。

    妇人点头说道:“是是是,我们都被困在练气几十年了,再不筑基就……”

    有一些进阶无望,寿元不多的修士隐秘的生活在凡间,想享受这最后的日子。

    黑云压城城欲摧,叶良辰在屋内踱步,他心情并不好,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,然而思来想去也觉得没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在空间的温纱凋已经自闭了好多天了,因为她发现自己跑路的希望有点渺茫。

    主角光环太强大了,现在只能等它减弱的时候了。什么时候减弱?就是等到主角落难,天道允许他人欺负主角的时候。

    外面的雨pradaprada的dior,守卫严密的叶府已经悄然地潜进了三人。

    三人分头行动,已经把整个叶府翻了个底朝天,甚至第十八小妾的断袖春宫图都翻到了,却没有找到传言的宝物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走投无路,竟然拿出来自己的老古董——一个寻宝阵盘,为什么是老古董呢?因为这个阵盘是个上古法器,历时太久,到现在就是当个垃圾处理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,这阵盘竟然有动静了,隐隐约约指向院子的东南方。三人惊疑地看着阵盘,最后决定再去探探。这一走便到了叶良辰的卧室。

    叶良辰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,翻来覆去又开始对着戒指哔哔赖赖的。温纱凋已经堵着耳朵,半梦半醒了。

    陡然,叶良辰感觉到有人注视,危险逼近。外面惊天一雷照亮了屋内,他瞬间拿起来自己床边的剑防备着。

    三人惊讶:这凡人的直觉好生厉害。三人按兵不动,在屋顶上偷窥。可他们没办法确定哪件东西是宝物。

    叶良辰竖耳倾听,等了还好一会也没发生什么,以为是自己都是自己错觉。

    黄袍修士示意身旁两人,低声说道:“这叶府好像被人围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还杀了人。”妇人的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……修士吧。”黑袍老者又立马推翻了自己的言论,“应该不会,杀凡人可是要遭雷劈的。”

    修士杀凡人会背上罪孽,在大进阶的时候会遭比平时大几倍的雷劫,所以没有修士会无缘无故断送自己的仙路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些有功夫的江湖人,看来他们也听到了这个消息。我们不急,等着。”三人便找了个隐蔽处苟着。